无名氏

各种毫无营养的负能量聚集地,就当我是个小僵尸粉吧,不用回fo,谢谢

怎么戏这么多,脑补过度了吧,谁怪你了,简直有毒了

你怎么能不经过任何被劝说的过程而如此轻易地接受一个观点呢?

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三观去活

桦乌:

如之前所说,我这段时间忙成狗,所以这可能不是一段太长的议论,但我想发出来。


我无法强迫任何一个人接受我的观点和看法,但我切实地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坚持思考。




这几天某位突然爆红(?)的“三观正”文章写手的议论体文学不断地被推送到我的首页。也许不断这个词不太妥当,因为事情比较多的缘故,这段时间我刷新首页的次数……大概是三次吧,每一次都能看见她。这里我无意冒犯,但就像一名朋友说的那样,我们都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现在会出现那么多的意见领袖?


为什么一段仅仅是做了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”的文字功夫的议论,会被这么多人广为吹颂,以至于立刻就把作者吹捧到了这样一个地位?


又及。


为什么微信的鸡汤文学不断遭人诟病,却又蓬勃发展?


凤姐的“励志书”和这样无法证明真实性的文章议论,又有什么区别?




再次重申,我无意冒犯作者,但为什么仅仅是一段简单的“三观”言论,就如此轻易地被人接受了?读者的思考在哪里?有没有人试图讨论过问题的两面性?




而这些由一个人传达出的观点,又真正可以被认作为是“正确”吗?




人为什么不进行思辨?


你怎么能不经过被劝说的过程,就这样从打开一篇“三观正”的文章开始,就全然接受了它的观点呢?


也许这正说明了一个问题,群众是没有思想的。


如果真的完完全全是这样,我写这段议论也就全无意义了。


请不要让“三观正”强奸你的思维,大多数人一旦得到结论便不会再思考,激发人类进步的永远只是疑问。也许这样讲又拉得太远,但仔细想想,是什么导致了现代社会不断出现“哄抢”、“蜂拥”局面?人群的行动仿佛没有头脑,甚至是舆论的发起人都无法控制这种局面。


因此,请你思考,请你尝试去思辨,不要轻易认定一个看上去很对的观点,尤其当它是以批判形式发出的时候。




关于这方面可以分享的事例有很多。


不知道是否有人读到过,前年曾经有一个微博长条被大量转发,讲述一个叫做“正义”的网络大V的故事。大V经常写文章议论一些社会现象,若有若无地影响着网络舆论的走向。当明星有不当行为时,他代表“群众的呼声”进行批判,当他碰到自己的小粉丝时,甚至也写出文章来批判他的粉丝“盲目崇拜”的行为。于是不久,出现了一个叫作“正义都是狗屁”的小号,与他疯狂叫板,打击他所有的言论漏洞,很快顶替他成为了新一任“正义”带头人,甚至连微博名都改成了“正义”。此时原来的“正义”恨得牙痒痒,于是翻出自己往年的小号试图反击,而当他成功登陆后,忽然发现,这个小号的名称也同样叫“正义都是狗屁”。


这个故事也许不容易看懂,这是一种舆论带头的循环,每一个带头人都从抨击开始,逐渐一步步走上“大V”的道路。


为什么循环一直在进行?因为人不思考。




再讲一个真实事例。


美国曾经有人发起一部分志愿者进行一项统计实验——美国作为一大移民国,总是频繁有人进行统计研究,你会发现我们能在书上或各路杂志读到的统计研究80%都来自“美国学者”。


实验要求志愿者分穿不同的文化衫走上街头,首先是身着写着“请帮助穷人”字样,接着是写着“艾滋病人去死”字样。统计结果反映,身着前者字样文化衫的志愿者即使在人群中不断走动,向别人示意自己的衣服,也很少有人关注,而后者则遭遇了大量的人前来劝说艾滋病人也很可怜,劝他不要穿这件衣服,更有甚者大声谩骂侮辱。


这个统计不是为了说明人性本善,而恰好证明了人总是对批判性内容比对积极内容有更大的反应。批判总是那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,甚至包括我现在在写的这段内容一样。




希望你多思考,多定义,因为人类语言的伊始就从给事物取名开始。唯有如此,才会不那么容易地被大众舆论牵着鼻子走。

因为没有长得了可以任性的模样,因为没有可以任性的能力,所以只能选择顺从和讨好,讨好,对,是讨好,这样,才能成为朋友,做什么都小心翼翼,很累....很累……这样就像行尸走肉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,除了个别人,人,不就是看这一身皮囊吗?俗气又觉得自己清高的大有人在,可是不能反驳,因为没有美丽的皮囊,反驳之后的结果就是破裂,决裂,失去,粉碎,只能顺从他人,尽力讨好,小心翼翼地活着...活着....痛苦地....卑微地,没有去死的魄力,因为据说自杀的人死后会很痛苦,害怕,真的害怕,只能等痛苦的一生寿终正寝才是解脱,明明小心翼翼,还是会被人识破恶心的内在,羞耻,耻辱感,,被识破的瞬间,有世界要坍塌的感觉,但是不敢去死,不敢,这样痛苦,可是,没人可以倾诉,没有.....实在憋不住,就写下来,写了删,删了写,只为发泄,如果你看到,真的抱歉为你增加负能脸,如果你认识,请当成没看到,害怕再一次被识破,害怕世界再次坍塌。

不能反抗,反抗只能被全世界针对,因为没有那副皮囊,是的,俗气又重要的皮囊,真是重要啊

遥远的梦

黑猫不做梦:

 

 

王。
一位孤高的王。
在寂静的夜,您的理想乡。
您,又梦见了远方吗?

 

 
如果说此生只为剑而生,那么作为一尊持剑的躯体,女儿身又怎可被当做奇耻大辱来看待。
谁说那柄剑,那柄象征为王的石中之剑,就不能被一双白皙的手拔出。我早已不是女人,我注定是王,统领天下。
自从握起了那把绝世之剑,自从名字后面被冠上“王”,自从万千子民匍地叩首开始,我的生死就与这个国家同在,我的幸福就与这万千子民同在。
我的信仰,我的所爱,我的祈求都终将在那柄石中剑拔出的时候被钉死在了石头里。
既然那是我的抉择,我亦不会去后悔。


可是戎马一生的背后,留下的都是什么?战友的尸体,亲友的背叛,仇恨,不理解。
王,终究是孤独的。
鲜血淌满了山丘,当王的血连绵不绝的滴落进沙土里的时候,周围已经没有了哀嚎声。
既然猜忌和背叛已经快要使骄傲的王孤立无助,可为何,为何依然还有那么多披着铠甲的战士们为王奋战到最后一刻,前赴后继。
在杀戮的战场上,此刻,王的世界是极其安静的。


   

孤独而骄傲惯了的王,此刻才真正的像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女。
装备的金属铠甲的手捂着胸前不断流出的血。少女笑了。
嘴角缠着茵茵的血丝,满是尘土的脸已看不清白皙的皮肤。
王,在此刻,作为一个少女的时候,才想到,后悔。
想重新来过,想拯救这些人民。即使他们背叛自己,他们曾经看不起自己。
但是,子民,他们都是自己的子民。
少女还想爱一次。她不要再天天穿着这身笨重的铠甲,她想穿雪白的洋裙子,镶着蕾丝的花边,站在她长满绿草的后花园里,遇见一个能让她洋溢开微笑的男孩子。
少女的发色是金黄色的,像是天边升起的太阳,嵌着碧绿碧绿的眸子。
可惜,从来没有人注意过少女的美貌。

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拔起石中剑,虽然那就是命运的转折点。
我会疑惑,想过退缩,但是我不曾忘记过作为王的使命。
所以,即使连夜里的梦,也不真正属于我。



如果可以重来,你愿不愿意放弃光明堕入魔道。
有人这样问王。
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使有个更好的结局。
堕入魔道,又如何呢。王的使命,不就是拯救国家吗。

可是,重新来过,我是不是就真的会选择另一条路,是这个国家重生呢?
我还是我,亲手创造的东西,永远无法改变。
注定的结局,和王一样,是傲慢又孤独的。

王的使命结束了。
我的路走完了。
我还来不及爱一场,恨一场。我的世界就将沉入梦里。
后悔吗?
不,一点也不后悔。

我是王,就这一点,我不会低头。
我不管死去的人怎么对待我,我不管今后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的人怎么议论我,我都不理会。
至少,这刻之前的历史是由我创造的,我问心无愧。
王,从来没有丢失过的,是作为一位王的尊严。



那么,誓约的胜利之剑啊,如果你是王的剑,请你守护着王的离去。
我会坐那艘小船,乘着风,换上我从未穿过的轻装,沉入我的梦中去。
我想在梦里延续我十六岁的生命,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。
但是,一定忘不了吧,忘不了曾经坚定的不可动摇的眼神,
碧绿的像翡翠一样的,
孤高的眼神。

被蓝天草原簇拥着的,金发少女。一柄剑定在泥土里,少女的手轻轻的交叉搭在剑柄上。
望着远方,遥远的那头,曾是她的家乡,她说过的,
那是她毕生都要守护的地方。

王。
您看见了吗?
遥远的梦啊。